快捷搜索: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茶路

第一次自个儿亲身着手采茶是06年在杭州的龙井村子,欢乐异常。可当我真正的站在南糯山的古茶园里看着那一棵棵比屋子还高的古茶树时,我懵了,这该怎么下手啊?!

第一次去易武也是2006年,那时习茶刚满一年,也就刚刚大年夜学卒业的小丫头,独自去了版纳,在景洪,熟识了靠谱的哥哥姐姐。那时的希望分外简单,也就想去看看传说中的勐海茶厂,再去南糯山与那棵800多年的老茶树合个影。可当这些都满意的时刻,我又想去易武看看那条印满马蹄印的古道了…

还记得那时从景洪去易武的路还没有修睦,路况分外差,哥哥姐姐们为了不让我去,饭桌上给我满上了一整杯的白酒,对我说,只要我一口把酒全干了,翌日就带我去易武。咱当时就分外有女男人的气概,立马就把酒给干了,也立马就醉倒了。以是,我仅有的印象就是,从景洪到易武的那段路是我们是像坐嘟嘟车那般波动去的,再者,这路上小摊贩们卖的小菠萝非分特别甜,醒酒分外好…

易武情节应该便是从那时刻开始的。天天破晓,在雾气朦胧中醒来,晨练至老乡家里蹭碗稀饭,再以协助干活的名义,古树茶任喝,晚上央求老乡做一个凉拌茶叶和老黄片茶水拌饭,这样的生活,乐哉!

印象最深的还有易武那时正在修筑的祠堂,我经常无事便爱好去那里看着木工施工,小村里,传统无处不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